笔先生讲说事 Hello, world!

鹦鹉鸟叔:女儿5岁就不算早恋了

 

每年的春夏之交是所有动物最为激情澎湃的繁殖季,鹦鹉园里也一样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。

01

作者供图丨鹦鹉园外墙

我认识的鸟叔不会跳《江南style》,他只会养鸟,是我们本地动物园鹦鹉杂耍班的“班主”。因为对驯化鸟类有着丰富的经验,被周围朋友戏称为“鸟叔”。

鸟叔进入这行纯属误打误撞,早年的几次经商失败曾一度让他心灰意冷,于是在动物园找了这份“与世隔绝”的饲养员工作。

说他逃避现实也罢,归隐山林也好,反正来了之后他就没有再走。

02
鸟类生活习惯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配合它们的生活规律,鸟叔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。

每天清晨6点准时起床,洗漱妥当吃完早餐,开启新一天的工作:给鹦鹉们清洗食盆,换饮用水、打扫和检查鸟舍。

园子里的大型鹦鹉最贵的一只在20万以上,其他价格相对较低的也都有5000+,每一只都是“长着翅膀的人民币”,鸟叔不敢掉以轻心。

小型鹦鹉作为观赏品种,统一饲养在带着铁丝网的鸟屋里。为了躲避头上的鸟儿们随时会扔下的“炸弹”,鸟叔照例要先换上雨披雨鞋,带上口罩开始才打扫清洗。即便这样也不能完全幸免,身上的鸟屎和鸟毛几乎是他的标配。


作者供图丨鹦鹉军团

在打扫大鹦鹉的鸟舍时,口罩则会变得尤为重要。

体型较大的鹦鹉,譬如灰鹦鹉或者金刚鹦鹉身上都会掉落大量羽粉。每当它们抖动羽毛时,羽粉就会像鹅毛大雪纷纷而至,这对于过敏体质的人来说是个灾难,尤其呼吸道敏感的,更是容易引发哮喘。因此非过敏体质也是作为驯鸟师的先决条件之一。

另外,很多人觉得养鸟是件陶冶情操的雅事,尤其是活泼俏皮的鹦鹉,一身艳丽的羽毛,学语时的憨态可掬,让人着迷。然而那些体长近一米,一口叨下来直接见血,尖叫时噪音至少在80分贝以上的大金刚鹦鹉们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“惹不起”。

03
除了照料鹦鹉们的日常起居,驯化也是鸟叔的重要工作之一。

和鹦鹉们建立深厚的感情是驯化的关键,最好的做法是从刚出壳的雏鸟开始手养,这是件极需要耐心和细致的工作。

夜深人静之际最是好眠,如果恰逢育雏,鸟叔就倍感煎熬了。

鸟的肠道短,就算食物把嗉囊撑得圆滚滚,也很快就会消化殆尽,鸟宝宝必须3-4个小时进食一次才能确保健康成长。为此鸟叔的手机闹钟每隔4小时会响一次,将他从睡梦中唤醒,去给保温箱里嗷嗷待哺的雏鸟“喂奶”,“赤身裸体”的鸟宝宝们在羽毛长齐之前都是住在保温箱里的。

在自然环境中,母鸟会将吃下去的食物软化成糊糊反刍给幼鸟;在人工饲养的环境里则用鹦鹉奶粉作为替代品。

所谓的“奶粉”是用各种谷物蔬果,加上鸟类所需的各种营养素混合而成的米粉,温水冲调成糊状,用喂勺或者特制注射器,对雏鸟进行人工喂养,等长到半大的时候再“断奶”换硬食。

喂食的过程也得小心翼翼,不能快、不能多、不能热,这份辛苦与抚养人类婴儿并无二致。

04
鹦鹉杂耍班的几个台柱从孵化出壳到成鸟,都是经由鸟叔辛苦拉扯大的。

在杂耍团里,每只鹦鹉的资质各有不同,有的天赋异禀,也有的资质平庸。比如7岁的“二喜”就是一只特别喜欢互动且善于模仿的鸟,它是鸟叔第一只手养大的鹦鹉,是他的“得意门生”,单车骑行是二喜的强项。

对二喜的驯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:鸟叔先把它放在小单车上,让它习惯在单车上站立的感觉,同时用食物帮助稳定情绪。等二喜对单车没有排斥后,就把食物放在车前逗它来吃,但又不能让它吃到。同时鸟叔会在后面轻推一下车子给予辅助,二喜发现踩动一步后就能吃到食了,会记住这个动作。

经过反复练习,最后只要在前面做个手势,它就会稳稳当当地把小车踩过来。

为了避免鸟儿疲劳,每次的训练时间都不会很长,二喜花了近4个月才掌握这个技能,已经算是佼佼者了。

鹦鹉天性聪慧机敏,只要有过一次“体罚”,就可能留下心理阴影,和驯鸟师之间的关系也会随之恶化,从而抗拒学习,这对于驯鸟师的耐性是个极大的考验。鸟叔性子谦和,就算曾经被发脾气的鹦鹉啄伤过手,也未曾有过大发雷霆的时候。

在训练的过程中,他会仔细观察鹦鹉们的表现,一旦有厌倦的情绪就会立即停止,然后借用喂零食、抚摸和挠痒痒等方式帮助鸟儿镇定下来。

所谓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鹦鹉演出中常见的踩单车,升国旗,握手,投篮,拉车。。。每一个在观众看来很简单的小把戏背后,都倾注了驯鸟师大量的心血和鸟儿们的不懈努力。

05
除了会玩杂耍的金刚鹦鹉们,团里还有一只善于学语的灰鹦鹉叫“灰太狼”。一身灰白相间的羽毛,圆溜溜的小眼睛带着狡黠的神情,会一板正经地唱歌背诗说英文,偶尔也会语出惊人。

鸟叔和他的助手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在鹦鹉面前尽量不说口头禅,免得隔墙有耳,被某只“别有用心”的家伙学了去。

话说“灰太狼”刚成年的时候,有一天鸟叔去给它投食,按照惯例他都会先跟“灰太狼”打个招呼,结果这家伙字正腔圆地回了句:“去你大爷的!”完了还“呵呵呵”地学人笑,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。

“灰太狼”学会说话按理是喜事一件,然而鸟叔却发了愁。这家伙以后要是在登台献艺的时候来一句:“去你大爷的!”,观众还不得砸了场子啊。

鸟叔想起助手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八成是被“灰太狼”给“偷师”了。从此鹦鹉园的工作人员在这个“鸟形复读机”前说话时都会多长个心眼。


作者供图丨鹦鹉

06
每年的春夏之交是所有动物最为激情澎湃的繁殖季,鹦鹉园里也一样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。

母金刚鹦鹉的性成熟期晚,往往要到5岁多左右才可以正式进行繁殖,但这不能阻挡刚成年的公鸟“阿呆”那颗蠢蠢欲动的春心。

为了避免发生意外,鸟叔像个操心自家女儿早恋的老爹,每次都把“月亮”的站架安排得远远的。

即便这样也没能阻挡住“阿呆”勇敢追求爱情的梦想。

某个月黑风高夜,鸟叔在鸟房忙着配制第二天的饲料,突然被尖锐的鸟叫声惊动。他回头看去,发现“阿呆”竟然趁着站架被工作人员拿走清洗的间隙,溜到了它的女神旁边,觍着脸往“月亮”的身上凑,鼓起勇气想一亲芳泽,吓得女神上蹿下跳。

旁边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“好事者们”,在各自的站架上吹着口哨看好戏,其中还夹杂着“灰太狼”的说话声:“去你大爷的!呵呵呵。。。”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。

鸟叔及时赶过去镇压了这场暴动,才没有让场面失控。

“阿呆”经历了它鸟生中的第一次“情劫”,郁郁寡欢。在“阿呆”疗情伤的那段日子里,鸟叔怕它抑郁成疾,对它格外垂怜。

可怜兮兮的“阿呆”垂头丧气地蹲在鸟叔的腿上听他念念碎:“想开点儿吧兄弟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!”

如此坚持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鸟叔来给“阿呆”添食,它突然张开双翅围住鸟叔,像是一个大大拥抱,同时把巨大的喙贴在鸟叔脸上来回摩擦,似是用这种方式感激他这段时间的关照,把鸟叔感动得无以复加。


作者供图丨鹦鹉“阿呆”

07
每逢周末或是节假日,是动物园客流最多的时候,也是鹦鹉演员们大展身手碌的日子。鹦鹉园中一张半人高的台子是它们的表演场,考虑到鹦鹉们的健康,一天的演出不会超过3场,每一场表演鸟叔都是严阵以待。

为了能近距离观赏演出,很多游客会拥挤到台前,一些不文明的举动也时有发生,有猝不及防伸手摸鹦鹉的;有千方百计想拔根鸟羽做纪念的;也有投喂各种零食的。这些举动会惊吓到鹦鹉们,严重时甚至会撂挑子罢演,所以鸟叔会安排助手在台下维持秩序,确保演出正常进行。

另外,对于鹦鹉园来说,禽流感就是洪水猛兽。尤其到了高发季节,全园都要严阵以待,为以防万一甚至会关闭鸟园。

被关禁闭的日子里不用演出,仅有的几个工作人员也纷纷回家,只留鸟叔坚守阵地,和一众鹦鹉兄弟们同甘共苦。除了要伺候它们吃喝拉撒,还要每天对园区进行消毒,练习新的杂耍项目,直到迎来解禁的一天。大概只有真心喜欢鹦鹉们的鸟叔,才能在这样寡淡的日子里找到乐趣。

08
其实刚来鹦鹉园时,鸟叔没有想到自己会干这么久。

当年和他同一批进园子的年轻人早已离开,虽然鹦鹉们很可爱,但每天周而复始地面对着鸟粮鸟屎鸟毛和尖锐刺耳的鸟叫,加上刚入职的新人只有2000多的月薪,即便是包吃包住也还是很少有人愿意留下来。

跟远离市区的动物园比起来,都市里的灯红酒绿更让年轻人向往。

然而生活简单的鹦鹉园,对于厌倦了的鸟叔来说却是世外桃源,这几年的辛苦付出也让他的工资涨了不少。作为动物园里的优质员工,他还经常会被委派去外地各大动物园进修学习,所以鸟叔对这份工作并没有什么抱怨。

偶尔有朋友开玩笑地问他:是不是打算一辈子就这样跟鹦鹉们厮混下去?鸟叔笑笑,不置可否。做驯鸟师没什么不好,在他眼里,动物比人类好相处得多,单纯的动物比比皆是,同样的人类却是凤毛麟角。不用担心坑蒙拐骗,也不用操心人际关系,心无旁骛地生活,其实也挺好。

Tags:

发布: admin 分类: 国内新闻 评论: 0 浏览: 7
留言列表
发表留言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